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重的二博

天冠璎珞现重重, 风送潮声入梵钟.但愿人心如水月,何愁不得睹金容.

 
 
 

日志

 
 
关于我

作者简历:本名郑尚谦 湖北省工会研究会会员,荆州市作家协会会员。有过知青、纺织女工、教师等多种人生经历。因工作关系曾是应用文章的写手,有三十多篇政论文章在国家和省、市报刊上发表后获奖。退休后开始胆怯地涉足自己从小就挚爱的文学园地。

网易考拉推荐

【草塘馨风】2016电子月刊第11期《美文集萃》《十年磨一剑——读浦子有感》作者:木子叶寒  

2016-12-10 10:09:07|  分类: 我为【草塘馨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草塘馨风】2016电子月刊第10期《栏目》《作品名称》 作者:     单篇统一边框 - 青竹 - 青竹的博客


          【草塘馨风】2016电子月刊第10期《栏目》《作品名称》 作者:     单篇统一边框 - 青竹 - 青竹的博客【草塘馨风】2016电子月刊第10期《栏目》《作品名称》 作者:     单篇统一边框 - 青竹 - 青竹的博客
             
                    作者:木子叶寒
【草塘馨风】2016电子月刊第11期《美文集萃》《十年磨一剑——读浦子有感》作者:木子叶寒 - 重重二博 - 重重的二博    责编:重重
【草塘馨风】2016电子月刊第11期《美文集萃》《》 作者: - 重重二博 - 重重的二博

                                     【草塘馨风】2016电子月刊第10期《栏目》《作品名称》 作者:     单篇统一边框 - 青竹 - 青竹的博客


【原创】乐山乐水,见仁见智 - 木子叶寒 - 叶寒家园

十年磨一剑

        ——读浦子有感

 

  浦子:本名潘家萍,当代作家,中国作协会员。著有长篇小说王庄三部曲(《龙窑》《独山》《大中》),小说集《吃晚宴的男子》《浦子短篇小说选》,散文集《踏遍苍苔》《从莫斯科到斯德哥尔摩》,长篇报告文学《下洋涂上》《脊梁》《东海魂》等。其中,《龙窑》入围第八届茅盾文学奖;《下洋涂上》入围第六届鲁迅文学奖。

 

 

        “从莫斯科到斯德哥尔摩,黑白之间;从简单,到复杂,复归简单;其实是作者的心灵史,一个山村孩子成长为作家的心灵变化史,自身思维状态的成长史。浦子写得散文,带着这样一种超越生命,感悟生活及探索文化旅程的游记里,把知识的钥匙打开,迎来的是生发生命经验的升华。浦子是个亦俗亦雅之人,正像评论家所说,从现实主义传统演变为魔幻现实主义和文化人类学写作,浦子的写作获得了一种巨大的解放。浦子写得小说,每一部都是对人性的拷问、对生命的礼赞,同时具有浓郁的浙东地方文学特色,也是世界性国际性的。同样,他写得文章,无论是长篇小说,还是报告文学,无论是散文还是诗歌,无论是长著还是短章,读来总是忘不了他在艺术的悟想中所表现出来的过人才华:而这样的文字却像是在抵抗另一种腐蚀的力量。


【原创】乐山乐水,见仁见智 - 木子叶寒 - 叶寒家园

 

      早就对浦子仰慕已久,只是从来没有机会接触。

       一点都不夸张的说,读浦子的文字,总是抵抗不住一种莫名的诱惑。那一次,跟随作协采风,当我认识浦子以后,我是不得不承认,比之于那些过目难忘的文字来说,浦子的为人,表露出来的真诚和谦虚,更是留下难以忘却的深刻印象。

       在此之前,我总是有这样的疑惑,觉得人应该有种天性的傲气。尤其是像浦子一样的杰出文学大作家,事实上,他却是如此平易近人,他可以把自己的手机放在桌子上,让在座的每一位作协会员扫码加为好友,与大家共同探讨和进行文化交流。我确实是感到惊讶。我一直把浦子看得很高很高,现实却不是惟一的根据和尺度,他却把自己放得很低很低。

        他说受教育,最早是受到前苏联教育体系的影响,后来渐渐转向更为全面的学习。

        说到教育文化,莫斯科是前苏联的首都,他读的教科书来源于它,也是最初所受的文学启蒙。他的散文《从莫斯科到斯德哥尔摩》,可以说也是受之影响。他说从甲地到乙地,从出发点到目的地,从开始到结束,仿佛是一个线性问题,就像是一个数学老师在黑板上轻轻地一画。这一画,就画出一本自我写照,活脱脱地呈现在读者面前。

        他的散文用了近十年的时间来写作,可谓是十年一部书,也暗喻了十年磨一剑之说法。他说,这十年里,写了四部长篇小说,一部长篇非虚构文学,字数却在百万以上。他把写散文形容为是写小说(非虚构)之外的副业,但却绝对不是戏作或边角料之作。

        由此可见,浦子对文字的要求达到某种工匠精神,不管是写什么样体裁的文章。他写散文最接近于生命的核心,可以滋润语言的枯索,可以回避历史的虚伪,更是创造出一种别有情趣的韵味。这本散文收录共有四五十篇,分为道地”“县域”“王土”“环宇四个篇章。道地文章写的是自身、亲人、家族、道地(院子)和故乡的村庄;县域文章写的是县域的山、水、花、树、美酒、佳果;王土”“环宇文章写的是他在国内国外旅游、考察的所见所思。

       这些文章极富诗意和哲理的美文,当然,也不乏有感性风趣的描述。比如:在《桑洲花事》一文,他是这样开头的,第一句就写,桑洲人好色,故有花事。接着写桑洲人好狡猾,桑洲人好聪敏,花在花,花不在花。桑洲人四季好色,春色,夏色,秋色,冬色,最后一句收束全篇,桑洲花事,好花。文笔轻松而又诙谐,似乎很随意的叙述中却又不随意地指出花事的一些由来和特征,用一句貌似平淡的话来概括花事所带来的所有印象,这显然是一位作家的精练笔法。

        而在文章中,对人生和世界的感喟,则是可以看出他率真的性情,和对文学发自内心的热爱。比如:在文章《笑的颜色》中是这样写的:

        一股凉凉的液体,不经意地碰触唇边。瞬间,唇边那一块先得芳泽,湿润了,苏醒了。很快,舌尖得了,爽了。那些可爱的精灵,只是轻吻了一下舌尖,就突突地前进,前进到只喉腔深处。

        以为这是最深处了,却滑入了更深处,她说,不是喉管,也不是胃,而是心。

        看了这段真挚而又富有激情的文字,不仅会令人产生出对青春时期的那种爱慕之情,同时也在文学的梦幻之都滋生出美好的情感。

        他还对文学的观点,思潮的辩解,尤其对作品理智的鞭辟入里的剖析,则显露出一位作家的锋芒了。

        比如:在《环宇》一辑中,从莫斯科到斯德哥尔摩,随浙江省作家代表团访问俄罗斯、丹麦、瑞典。他是这样说的:

        这是暴政的缝隙中长出的自由花么?也许有人作出专门的研究,这里,只是笔者的推想。可是,在同样随承受比俄罗斯专制制度多得多的中国,为何难见这样的思想和行为?也许是时间久了,被几午年的文以载道束缚,就如太久的火堆,连里边的火星都熄灭了?或许,中国文人的骨子里就没有这种自由的元素?这是值得社会学家思考和研究的问题之一。

        从这个角度来看,即使不说别的成就,个人认为,浦子在文中所提到的对于新时期文学的勃兴和发展,在新文学中提出的一些思考和建议,却又着不可或缺的影响作用。

        在此基础上,他又阐述了走进瑞典作家协会,看到的是四壁墙上除了名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画像外,从地板到天花板都是书籍,仿佛是书支撑了整个客厅。不由人不想起整个人类的文明,不都是由文化积累支撑的么?

       这一情景,让在场的每一位作家都无不感慨万端,产生共鸣。然而,认识到瑞典的作协主席更为惊讶,竟是只有三十几岁的年轻人,虽然写过文章,出过书,但并非是德高望重学富五车身份之辈。年轻主席自我介绍说:作家协会成立于上世纪40年代,虽是国家的一个部门,可主要的职责是服务作家,为作家创造一个好的环境。怎么服务?就是作家出书给钱;什么是好环境?就是出书,负责为召开研讨会,负责宣传。

         出了作家协会,去市政厅参观路上,发现公交车上,地铁上,全是手捧书籍认真读书的人。这是一个全民读书的国度。

         他说,真希望这是在我们的国度。

         借用孔子的一句话说,有智慧者喜爱水,有仁德者喜爱山。读他的文章,可以看出对叙述的每个细节,他都十分在意,并且描写得细致入微,不管从语言的流畅,角度的分析和情感的描述,都是很自然的发挥,自由驾驭着每一个故事,达到了轻松自如的境界。


 【原创】十年磨一剑——读浦子有感 - 木子叶寒 - 叶寒家园


   当然,读浦子的小说是一个神秘的色彩,更是一个丰富的世界。他所写得小说绝对不是一种肤浅的赞美抑或批判,他的笔触和思考,深入土地的灵魂,深入家乡父老乡亲的命运,这是一种对中国大地的人文领域探讨的大幅渗透,这是歌颂了人性的坚韧与蓬勃旺盛的生命力。

        从根本上来说,文学来自于生活,却高于生活。文学不敢与真实现状的生存照面,却能将形形色色的现实诉诸于引人深思的形象,而在浦子的文章中,读者能够在文学中,寻找到一种情感,思想和文化现实之间的深入探讨,对生活的认识更多地依赖于某种感官,并有着抵抗自身的一种内在能力。


【原创】十年磨一剑——读浦子有感 - 木子叶寒 - 叶寒家园

 

    浦子乃回浦之子,从《龙窑》走向《独山》,他的写作成就无疑是厚重的。他并不高大,却能一再闪现自己的身影,向诺贝尔文学奖授予者莫言靠近,正是因为他同样以生长的地域环境为写作的灵感与风骨,他有资历有能力迈出更高的步伐。他年纪不大,胸襟已蓄满整个宁城之海,像是树立了一座别具个性的“独山”,具备了莫斯科的灵气和婀娜,让一幅精致的俗骨与尖锐的精神生活融洽,这其实需要极大的力量。我们将期待着你的下一部,再次出发。

 


           【草塘馨风】2016电子月刊第10期《栏目》《作品名称》 作者:     单篇统一边框 - 青竹 - 青竹的博客【草塘馨风】2016电子月刊第10期《栏目》《作品名称》 作者:     单篇统一边框 - 青竹 - 青竹的博客



                                                       【草塘馨风】2016电子月刊第10期《栏目》《作品名称》 作者:     单篇统一边框 - 青竹 - 青竹的博客              【草塘馨风】2016电子月刊第10期《栏目》《作品名称》 作者:     单篇统一边框 - 青竹 - 青竹的博客








                                               http://ctxfdzk.blog.163.com/ 



边框、图片制作:青竹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