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重的二博

天冠璎珞现重重, 风送潮声入梵钟.但愿人心如水月,何愁不得睹金容.

 
 
 

日志

 
 
关于我

作者简历:本名郑尚谦 湖北省工会研究会会员,荆州市作家协会会员。有过知青、纺织女工、教师等多种人生经历。因工作关系曾是应用文章的写手,有三十多篇政论文章在国家和省、市报刊上发表后获奖。退休后开始胆怯地涉足自己从小就挚爱的文学园地。

【原创】 月儿弯弯摇 摇到外婆桥 (四)  

2016-10-06 07:54:35|  分类: 昨夜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月儿弯弯摇 摇到外婆桥 (四) - 重重 - 重重的博客

      196610月底,形势有了逆转,就如班上文革领导小组的头头找我谈话时所说的那样:“这次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至于学生中的问题要放到运动后期处理。暂时得到解放,我就暂时放下了沉重的包袱。看到同学们受大串连风暴的席卷都往北京跑,我也按捺不住天天缠着班上的头目要学生证,因为当时的学生证就是可以跑遍全国的通行证。头目说:我给你开学生证,有个栏目要填成分,但你的成分不好界定。说说看你爹解放前是干什么的?我说是教书的,他沉吟了一下说,那时的学堂都是国民党办的,是为国民党服务的,成分就填伪职员了。我不置可否,只要能准我出去,管你填什么呀。只是后来我每次拿出学生证换票,看到对方异样轻蔑的眼神时,才会感觉“伪职员”三个字带给我的难堪和刺痛。

【原创】 月儿弯弯摇 摇到外婆桥 (四) - 重重 - 重重的博客
 

      在准备串连前,奶奶开始为难了,出远门多少要准备点钱呀,到哪里去找这笔额外的支出呢?在床头坐了一夜的奶奶突然想到她过生日时小姨给她从大西北寄来过一双半深统的羊皮靴子,于是第二天一早,她就一个一个地敲邻居的门,问谁要皮鞋,她可以贱卖。最后这双皮靴子打动了家境比较殷实的邻居郭奶奶,她用13块钱拿走了皮靴,我便带着这13块钱,立即踏上了赶往北京的的路途。112日晚上我到达北京工人体育馆被安排到北京郊外石景山小学,一夜未睡,深夜二点钟整队集合前往天安门接受毛主席第六次接见。可惜期待了一整天,也欢呼跳跃了一整天,由于学生队伍前行缓慢,尽管从广播里不时响起周总理焦急催促红卫兵放快脚步往前走的声音,但是我们依然没能见到毛主席。回归的路上只见到遍地都是踩掉了的鞋子堆积成一个一个的小山包。1110日,按周总理所想的新办法,我们被请上了解放军的大卡车,也是半夜就上车,头顶棉被御寒。等到正式会见时,被子都被摔到脚下踩了个西啪烂。虽然我乘坐的车子排列是第五行,距离天安门城楼较远,但毕竟是年轻,眼睛好,我总算是见到了毛主席朝我们挥手,林彪和周总理朝我们挥动《毛主席语录》的景象。热血激荡的我和其他青年学生一样,在车子上忘情地蹦呀跳呀,哭呀笑呀、喊呀叫呀,那种波涛汹涌的场景,那种对领袖无限热爱、无限信仰、无限忠诚、无限崇拜的情感,恐怕是只有我们这代人才拥有的独特记忆。随着时间和各种见识的增长,尽管伟人已从心中走下了神坛,我对发动文革的真相也有所洞见,但是当初那种无比幸福、无比激动并确认此生再无遗憾的感受,却永远定格在由奶奶急中生智中所出售的皮靴里。

【原创】 月儿弯弯摇 摇到外婆桥 (四) - 重重 - 重重的博客

   串连回来后,受风起云涌般红卫兵造反组织遍布组建的诱惑,我也就近加入了三中高中学生一个用毛泽东诗词命名的造反队(名字已忘了),他们的总部设在中山路章华宾馆对面的一家空楼里,我被分派的任务是在那里每天早上朗诵二个小时的广播播音,内容大多是毛主席的最高指示和大专院校的一些造反动态。印象比较深的是他们还汇编油印了一本毛主席诗词,让我爱不释手,它多少填补了我因停课造成的知识贫乏。不过好景不长,大约是在1967年的年初,我与所在兵团的四位小学老师组成了一个步行长征队,选择的地点是宜昌。结束这场活动后,回家刚进门奶奶就递给我一封信,信是兵团的头头写的,内容是:我们得到举报,你的父亲是居委会受管制的对象,为了兵团队伍的纯洁性,你已被开除,特告之。奶奶迫不及待地将信拿给我看,一是因为我的臂膀上还戴着这个兵团的红袖章,二是她通过看我对毛泽东诗词的早晚咏诵,相信我从中已得到励志滋养,应该是培育出了能抵挡各种风浪的筋骨。当时的我也确实是很平静地取下了红袖章连同信件一起丢入灶中,升腾的火苗不一会就燃烧成了灰烬。这个景象恰如我正处于的那个荒诞而狂热时代,它无限度地挥霍掉了我们的热诚、纯洁、天真、信仰和青春…….

【原创】 月儿弯弯摇 摇到外婆桥 (四) - 重重 - 重重的博客
                                          与兵团战友到弥市下乡支农(后排右一为本文作者) 
      1968年底(1222),毛主席发出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指示。紧接着,学校就来了包括班主任在内的四位老师到我奶奶家作下乡动员。记得奶奶说:“农村是个广阔的天地,年轻人到那里经经风雨、接受锻炼,对她自然是有好处。”听到这样的回答,我的老师们都禁不住唏嘘动容,他们觉得一个老太婆如此开通大度,实属少见。就这样在奶奶的应允下,1969年元月三日,我背着奶奶给我打的背包,提着脸盆网兜和她告别。临行时,奶奶拿出一张绿色的两元人民币让我留着应急,但被我推回。我知道这个月离她再收到小姨生活费的汇款单还得等上十天半月呢,如果我接下她最后的这两块钱,她就身无分文了。我在学校大门口爬上送我们下乡的卡车,车子经江汉南路驶向中山路,当卡车行驶到邮局这块地段时,我居然在人山人海的送行队伍中看到了赶来和我告别的奶奶,四岁的弟弟小宁爬上了她的肩头,拼命地向我挥手,我站在敞篷车子上的方位和他们选择与我送别的方向正好相向,这种碰巧恐怕就是骨肉相连的一种心灵契合。

【原创】 月儿弯弯摇 摇到外婆桥 (四) - 重重 - 重重的博客

             我站在下乡的车上(作者:右边)

      这次下乡,我内心不象其他同学那样心感悲戚,反之倒觉得它不失为一条生存的出路。我知道留在城市并不是时时都能找到小工可做,已到成年的年龄却一天到晚无所事事,并不安分。而且还得让家人供吃供喝供穿,作为奶奶和小姨的沉重包袱,总算有了安身立命的归缩。这个城市除了奶奶和弟弟小宁,我已没有什么可以不舍。与父母我已断绝关系,而骨肉至亲的妹妹为了表明自己的革命立场则将我推向了反面,不仅几次到学校贴我的大字报,而且据同学相告,在召开我父亲的斗争会上,她在揭发其罪恶时把我也捎带上了说:“他的大女儿和他也是一路货色”!活在这种时时叫人恐吓的消息里,下乡于我,当然就是一种远离危险的解脱。

【原创】 月儿弯弯摇 摇到外婆桥 (四) - 重重 - 重重的博客

                                下乡期间的我

      此时我还有朋友吗?没有了。说好和我一起下乡的同学因父母反对,已悄悄将我踢出了她们的群体,而告诉我这一消息并信誓旦旦要和我在一起下乡的那位同学也仅仅只是过了两天,就满怀歉意地对我说,因父母怕今后受我家庭出身的连累,也不允许她和我结成团体。在众叛亲离的境况下,我只好又去联络班上出身也有些“问题”的同学,才勉强组成了一个下乡团队。我同学的家长们都害怕自己的子女受出身不好的同伴影响前程,这是否是一个伪命题?后来听到的一个真实故事给了我答案。1975年,我对门邻居一个叫小丫头的女孩家里,有天突然闯进来一个男子疯了似的掀桌子打板櫈,由于当时房间里能破坏的东西并不多,最震撼的也就是五屉柜上的热水瓶被摔破的声音,所以看热闹的人都并没有格外阻拦而是任其多出点气。只听她们议论说:这男子的妹妹和小丫头在同一个知青点,他妹妹在收工的路上叹息说:下乡都三年了,也不知我们几时才能招工回城?小丫头不假思索的回应说:有你这个成分不好的背时(方言:倒霉)鬼,我们还想出头啊。就这句话,大大地伤了他妹妹的自尊,于是她留下一张:“我不会再连累你们”的条子,深夜上吊自尽。一条年轻的生命,就因为无力承担被影响、被连累的抱怨而选择自残,可见“影响”和“连累”已被事发双方都认定是不争的事实,而拖累别人而屈辱地活着又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情。


 【原创】 月儿弯弯摇 摇到外婆桥 (四) - 重重 - 重重的博客
 
   所以我下乡前遇到组合上的困难,奶奶都看在眼里,她不问,我不说。她怕触碰我的伤口,我怕她为我忧心。这一年奶奶已进入古稀,她亲自将我投入炼炉,为了我的成熟和成长,她把所有的难以承受的生活之重全部默默担当。单说挑自来水,当时就要穿过胜利街、大赛巷和毛家二巷三个巷子,还有买煤、劈柴、扛米、引弟弟等等重体力活从此都落在了她一人的肩上。年轻的我,当时反复咀嚼的只是自己的不幸和委曲,现在回想奶奶晚年度日的艰辛,追忆的疼痛便成为我心上永远无法愈合的内伤!长流不断的泪滴便永远浸湿着我的腑藏!

                                                                                                        2016829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